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为了让200万人争取一口新鲜空气这家涂料企业奋斗了22年【推荐】

2022-11-26 来源:衡水机械信息网

为了让200万人争取“一口新鲜空气”!这家涂料企业奋斗了22年!

呼吸对我们多么重要?新冠疫情的爆发就展现的淋漓尽致。无论是受感染人群,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人民子弟兵,亦或是封闭在家的平民百姓,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为“一口新鲜空气”而挣扎和努力……

在中国科学院大学华美医院(市第二医院)隔离病区,一位护士对我们说:“每天都在上演生死的缠斗,在这里除了要穿上层层防护服,还要穿过重重隔离防护门。” 在这个寂静的病区里,只剩下医护人员厚实的防护鞋套与地面的摩擦声和呼吸机的轻微响动,气氛紧张得让人感觉空气稀薄中国机械网okmao.com。”

“这段时间来,我终日忙碌地穿梭在病房之间。”护士米航在日记里写道,“不透气的防护服包裹着我,衣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多少遍。空间真的不透气,不透气,不透气……”

这是一位被新冠肺炎感染的武汉市民的情况:她被确诊新冠肺炎,已经不能下地走路,气促、心慌、胸闷,呼吸困难。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恐惧、脆弱,不知明天将如何到来。

“妈妈,我不想在家里待着了。我胸闷,气短,快要憋气窒息了。”这是一个7岁孩子最近几天跟妈妈念叨的最多的一句话。孩子在家里已经憋了35天了,身处疫情重灾区,自我封闭就是最好的自救。呼吸难、没有新鲜空气与生命比起来,微不足道。

在中国,还存在着一个社会群体,他们默默无闻,艰苦努力,辛劳一生,健康呼吸对他们来说却是一种奢求。他们就是中国的200万漆工群体。他们饱受恶性肿瘤、肺炎、肾萎缩、呼吸系统破坏等职业病折磨。在装修行业的人都目睹过,对一个个咳血的漆工心痛不已,但他们要养家糊口,因为消费者要买油漆,他们不得不刷。

贾师傅今年46岁,刷漆20多年,现在他每刷一户油漆都需要休息几天才能刷下一户,否则呼吸很困难,偶尔咳嗽带血、全身乏力酸痛、特别容易感冒,有时候需要吃药打针才能刷下一户。儿子对他刷漆这事儿耿耿于怀,但却也无能为力。

儿子:“爸爸你别干了,把你身体拖垮了,看着你咳嗽带血,你赚的要命钱,我上大学能心安理得吗?”

老贾:“我年龄也大了,不会做别的,只会这个手艺,不刷漆怎么养活这个家?”

儿子:“那就不能刷水漆吗?”

老贾:“大部分业主不懂这个道理,只看广告,喜好外国品牌,人家选择什么,咱就得刷什么,咱一个受苦的,不能太挑剔,你不刷别人就刷了。”

老贾无奈的看着窗外……老贾的故事并不个例,而这种无奈却正是当下200万漆工群体的缩影。

油漆中含有大量易挥发的化学物质,包括各种溶剂、树脂和胶。据业内专家介绍,大量的医学检查证实,油漆工患肺癌和膀胱癌的风险性较高。

来自淮南的李明曾经熟人介绍,到北京某公司当油漆工。当年10月,他就感觉身体不适,后被北京宣武某医院确认为急性白血病。隔年4月2日,小李因无钱医治而死亡。

有10年工龄的油漆工王军说:“有些客户对油漆这道工序要求特别高,地板刷漆时怕粘灰尘,不让打开窗户。其实,对于我们漆工来说,我们是油漆挥发高峰时最大的吸入者和受害者。工作时,胳膊酸、脖子疼是常有的事,最受不了刺鼻的味道,眼睛、喉咙很不舒服。”王军的妻子经常提醒他,夏天要多喝糖水,可以抗甲苯,还要常吃猪血,去除身体内的垃圾。糖水和猪血,几乎成了油漆工们的常备菜单。王军觉得,这其实只是心理安慰。

据深圳市人大代表罗苏丽长期跟踪调查,超过10年油漆工龄的工人大都有咳嗽、头疼、胸闷、容易疲劳、四肢无力等症状。“40岁以前用健康换钱,40岁以后用钱换生命”,这是许多油漆工,特别是农民油漆工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总结。

疫情期间,我们为了隔离病毒,为了“一口新鲜空气”苦苦挣扎,与病毒斗争。而反观这个默默无闻的油漆工群体,他们工作的每一天,无时无刻不在渴求一口新鲜空气,但是人微言轻,无奈无力。

目前,欧美发达国家用水漆替代油漆的使用率大都超过了80%。油漆工、消费者、医疗机构、爱心志愿者共同组建职业健康维权组织,共同抵制油漆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政府相继出台油漆工职业健康保护的规章制度‘多措并举下,欧美发达国家在涂装领域顺利实现“油转水”的转变。

鉴于此,基层群众和专家建议,为了人民身体健康,改善大气环境,确保打赢蓝天保卫战,必须借鉴国际先进经验,加速推进涂装行业“油转水”。

刷水漆,为14亿人共呼吸。此时,让我们高喊出这句话再合适不过。因为,我们再也不怕没有响应者和追随者。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不谈原则,不谈风度,不论大义,我们真正要谈的是生存。刷水漆,为14亿人共呼吸。这是水漆人的使命,也是我们所有老百姓的举手之劳。

真理往往需要未雨绸缪。22年前,中国水漆诞生,它在当时可能显得并不是那么“契合事宜”,因为油漆畅销,群众基础广泛,环保和健康问题更是无人问津。但是,很多事实证明,在大是大非面前,真理就是需要未雨绸缪。水漆的诞生,就承载着如此重大的历史使命。

“每年9月17日,我都会给自己一个拥抱。”从事刷漆近30年的赵师傅提及漆工健康日很是感慨。“因为心里面暖暖的。我就是水漆的受益者,身体感觉好了很多,也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号召和呼吁更多的漆工同行关爱自己。”

“走到哪儿,或者见到任何人,我都会给他们说说水漆的好。”现在的老赵已经是一名水漆义务宣传员,讲述自己的所见所感:

1、水漆的普及,从根源上解决了涂料有毒有害、高污染的问题,刷漆再也不用担心身体健康问题。

2、水漆工会议和培训会议越来越多,这解决了我们技术施工不懂不会的难题,赚钱也更多、更容易了。

3、漆工关爱之家已经在全国铺开,这是为关爱漆工健康而成立的公益组织,每每遇到难题和权益受害,他们都第一个站出来为我们维权。

4、9.17漆工健康日是为200万漆工群体成立的节日,已经连续举办多届,就是要通过这些丰富的活动形式呼吁广大消费者在选择涂料产品的同时考虑漆工的职业病问题。

类似老赵这样可爱的人还有很多,我们其实都在为“一口新鲜空气”而奋斗。白衣天使和人民子弟兵不惧生死,倾尽所有为病毒感染患者奋斗;22年,一批批水漆人矢志不渝,前仆后继,为保护祖国的绿水青山及人民健康而奋斗,更为这200万漆工提供了健康作业环境。

两种奋斗虽然战场不同,但又何尝不是异曲同工呢?都是为这“一口新鲜空气”,他们在各自的战场奋勇争先,甘于奉献,乐此不疲。

疫情的现实让我们明白了很多道理。身处同一片蓝天下,在大自然的灾难面前,所有人都不可能置身事外。看着一个个感染患者、白血病儿童、油漆工脆弱和倒下去的身影,这些事实着实让人心痛。其实,他们无非就是想要“一口新鲜空气”而已。

救救他们!他们只是想要一口新鲜空气而已!

波菲照片

土肥圆矮挫穷照片

大安妮的写真

夏瑶写真集

友情链接